“这几个球队,哪个减免的费用最高?”

    “其实都差不多,50%~60%不等。最高的是成孔,他们的新校长,对球队的成绩很不满,急着招揽新鲜血液,所以开价是最高的,60%。如果你想去的话,应该还可以再谈。”

    “我对高中的球队了解的不多。监督您就直接把您的建议告诉我好了。”

    “药师高中就不说了!虽然一直是十六强,八强级的队伍,但他们的成绩也就仅此而已。不管是师资力量,还是球队的整体实力,他们想要有所突破,都很难。”

    小野教练没有推辞,直接开诚布公的说道。

    张寒点点头。

    高中里表现比较出色的队伍,他多少都有印象。作为十六强八强的常客,药师给他的印象,一直都是配角。

    如果不是运气好,他们都够呛能够拿下这些名次。

    想要在这样的队伍里打进甲子园,就算张寒对自己的实力颇有自信,他也认为没什么希望。

    越是熟悉棒球,就越知道棒球的复杂。

    这绝对不是一两个人,可以玩转的运动。

    都说优秀的投手,可以带领球队进步。

    不管是二次元漫画,还是现实之中,这样的例子,好像都数不胜数。

    但事实上,这所有能够打出来的队伍,除了他们的投手特别优秀之外,跟他配合的队友,也弱不到哪里去好吗?

    不然,就算那个投手有通天的本事,他也绝对不可能一赢到底。

    药师高中的底蕴太薄了!

    靠着这样的队伍打进甲子园,几乎是不可能的。

    除非他们能够更换监督,再有几个核心选手加入。不然这样的队伍想要脱胎换骨,无异于痴人说梦。

    “黒士馆和春日一,最近这些年虽然还保持着不错的成绩。但是他们后进的选手,除了财前,实力都比较一般。维持名次也许能做到,想要有所突破就太难了。能够打进甲子园的概率,恐怕不高。当然,去这样的球队也有好处,以你的实力,应该很快就会得到重用。”

    小野缤智不愧是东京地区知名的监督,他的分析,在不远的未来,得到了充分的验证。

    “如果你想留在东京的话,我的建议是成孔学园。成孔的监督本身就是名人,指导球队的成绩也不错。他们选手的实力,虽然算不上出类拔萃,但基础都很扎实,训练也够刻苦。如果你加入他们,应该能够让成孔如虎添翼,打进甲子园的概率,不是没有。”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野缤智停顿了一下。

    尽管他没有把话说完,张寒也猜得出来。

    不是没有,但也不高!

    像成孔这样的队伍,已经具备了崛起的可能。

    优秀的传统,经验丰富的监督,不惜投入重金的校长,以及一批暂时处于蛰伏期的选手。

    这所有的因素汇集到了一起,如果是在其他的地区,不说十拿九稳。

    但肯定有很高的概率,打进甲子园。

    只是很可惜,这里不是其他的地区,这里是东京,世界上最大的都市,人口数千万的东京。

    在这里,像成孔这样的队伍,数不胜数。更不用说,他们头顶上,还有几大豪门。

    想要杀出重围,太难了!

    青道高中,实力底蕴,球队气势,学校领导层的关注度。

    都要远超成孔,不是一样接连好几年没能打进甲子园吗?

    成孔,又凭什么例外?

    “不是你努力了,就一定能有所回报。”

    这话说的就是西东京,想要从这里打进甲子园。除了实力之外,你还需要有极强的运气。

    “如果你真的是以甲子园为目标,那么不妨考虑一下东京以外的学校,这里恰好也有一个学校对你感兴趣。”

    神奈川,湘南学院。

    “这个学校以前并没有棒球部。被人收购了以后,棒球部刚刚组建。已经开始在全国各地找实力优秀的选手加入,只是这个过程并不顺利。可就算是这样,他们也聚集了一大批好手,应该会有所作为。我跟他们的监督和经理都谈过,他们愿意全免你的择校费,并适当的给予一定的补助。”

    小野缤智说道。

    条件很不错!

    说实话,就张寒在中学时代所取得的成绩,对方能够给他这样的待遇,算是破格了。

    但很遗憾,张寒对他们,却并不感兴趣。

    虽然想要减免学费和择校费,但张寒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东京。

    尽管家里那两个女人烦人的要死,可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张寒还是不能放着她们不管。

    “帝东,仁王,稻城,市大,青道,红魔。这些球队,我一个都进不去吗?”

    尽管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张寒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小野缤智的脸上,闪过一丝愧疚。

    但他还是无奈地摇摇头。

    “这些豪门队伍,并不缺乏选手。如果我们推荐的话,以松方的名气,再加上你的实力。获得一个免试特招的名额,倒是很简单。但是想要让这些豪门给你减免择校费,恐怕很困难。”

    人家又不缺人,怎么会上赶着找张寒?

    再者,这些学校都是名校,他们学校里,很好几个,甚至几十个留学生。

    一旦给张寒免了择校费,人家后续很多事情,都不太好处理。

    小野监督也算有些关系,他甚至托了一些熟人,可依然做不到。

    “那就算了……”

    张寒倒是很豁达,他拿起成孔的那张邀请函,在心里已经做了决定。

    小野缤智的眼中,闪过几分惋惜。

    张寒是留学生,想要有所成就本就不容易。加入成孔的话,之后的路,更是雪上加霜。

    这让他怎么能忍心?

    “啪!”

    小野缤智突然伸出一只手,把那张邀请函拍了下来。

    张寒不解地看着眼前的小野缤智,不明白自家教练,这是什么意思?

    “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很多传统的名校,还保持着之前的传统。你听说过高中选秀吗?”

    “听过!好像以前一些高中,会在新生入学前,让新生通过测试和比赛,来决定给谁特招名额。”

    张寒也不傻,他瞬间明白了小野缤智的意识。

    “难道说,现在也有?”

    小野缤智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