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张寒他们加入球队已经两个多星期了。

    在这两个多星期里,他们过得相当充沛,每天都在练习的时候,挥洒着汗水。

    相比于那些只能做基础练习,连球都摸不到的其他小伙伴。张寒他们四个算比较幸运了,最起码他们还能够摸摸球。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难免受到二军学长们的碾压。

    这碾压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体力,另一方面是饭量。

    这些学长,也不知道在过去的一两年里,究竟经过了怎样的练习。一个个强壮的不得了,简直有点非人类。

    就连在豪门少棒训练的张寒,一时间也很难跟上他们的训练强度。

    再有一个就是饭量了!

    这是更让人感到苦恼的一件事,在棒球部专用食堂的门口,光明正大地写着一行大字。

    吃饭必须三碗以上!

    对此,张寒就相当无语。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饭桶,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那么大饭量。

    强制规定吃三碗以上,还让二年级的伊佐敷纯学长监督。

    伊佐敷纯就是那个留着小胡子的二军外野手,整个人长得凶神恶煞,跟不良少年似的。

    本来面对学长,新生们就紧张。面对伊佐敷纯的时候,他们更是感觉浑身不自在。

    原本就吃不下,现在更是食不下咽。

    御幸比较滑头,常常把自己的饭菜倒给一个叫前园的选手。

    前园也是新人,在新人中存在感很强。这倒不是说他的球技有多让人称道,主要是这家伙能吃啊,是新人中唯一一个能吃四碗的选手。

    还有一点,就是这个人比较富有激情,在新生中有很强的带头作用。

    张寒也感觉三碗饭有些吃不消,以前他一直感觉自己的消化系统挺好的。

    现在,却不敢打那种保票。

    实在是吃不下!

    这种难受的感觉一直持续了将近两个星期,他的胃才渐渐适应了这庞大的食量。

    吃的东西多,获取的热量就多。为了不让自己的身材走形,张寒每天都多练一个小时挥棒。

    好将多余的热量,给消耗干净。

    不然的话,他很怕自己不光是身高长到1米8以上,体重怕也要超过100公斤。

    另一方面,青道高中棒球队一军,节节胜利。

    这是泽村同寝室三年级的学长高俊明告诉他的。

    高俊是一军的替补成员,背号15。

    球队顺利地打进了八强,接下来他们即将碰到,同在西东京的豪门之一,市大三高。

    对于这场比赛,球队高度重视。

    不仅是一军准备的很积极,就连他们二军三军拉拉队的口号,都经过专门的排练。

    “有必要搞这么大阵仗吗?”

    仓持同学,对此有些难以理解。

    之前的比赛,学校虽然也会组织二军三军的选手去看。但基本上都是自愿,不会强制要求,更加不会做什么特别训练。

    今天这场,怎么会这么积极?

    “青道,市大。你就当成皇马跟巴萨好了,他们之间的碰撞,就是死敌之间的对拼。”

    同在一个地区,又都是豪门。

    这样两个队伍,关系能好才怪呢?

    他们每年都是死敌,每年都在竞争唯一的甲子园名额。

    相比于后起之秀的稻城,青道高中和市大三的恩怨,甚至能追溯到好几十年之前。

    不仅他们的选手是竞争对手,就连他们的球迷,那些已经从学校毕业的学长们,校友们。

    包括他们的家人,支持者。

    互相都看不顺眼。

    平时的时候,或许是不错的同事,关系很好的同学,甚至是亲密的恋人。

    一旦两支球队碰到一起,那么互相不打的头破血流,就已经是东京法制比较健全的功劳了。

    说的稍微有点夸张,但大体上就是那么回事。

    今天青道跟市大三的比赛,就带着这种紧张感。

    张寒他们,现在已经很少跟同届的新生坐在一起了。他们基本上都待在二军的队伍里,经过两个多星期的磨合,二军的选手也基本上都接受了他们的存在。

    这种认同,当然是靠他们实力赢来的。

    “小凑学长,为什么没能加入一军呢?”

    对其他人,仓持还能理解。

    但每天都跟小凑亮介一块练习,他是真心感觉小凑亮介的实力,比很多一军的学长都要强。

    片冈监督虽然残忍了一些,但眼光还是很好的,不至于看不到才对?

    这个问题,换来的是小凑亮介一个冰冷的眼神。

    他笑眯眯的,对着仓持问道。

    “你有什么意见吗?”

    看得出来,虽然嘴上不说,他自己心里也有很大的不爽。

    张寒一看这两个人凑到一起,立马躲得远远的。

    这两个家伙太麻烦了,一个他都惹不起。

    学校专门找了三辆大巴车,把选手和拉拉队的成员给拉到了比赛的八王子球场。

    免费的!

    不愧是私立贵族学校,处处都带着土豪的气息。

    让张寒常常感慨,青道是真有钱。

    原本张寒还以为这些大巴车有临时租借的,后来听球队的贵子学姐提起,他才意识到,贫穷严重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

    整个学校,拥有十几辆大巴车。光棒球部专属的,就有足足三辆。

    剩下的,供其他社团或者学校有什么活动的时候使用。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张涵的嘴巴都能张的吞下鸡蛋。

    “那平时的时候呢?”

    “就在学校的停车场放着。”

    张寒深深的感觉到,土豪的世界,他根本不懂。

    等他们到八王子球场的时候,市大三高的大巴车也到了。

    对于今天的对手,张寒心中的感觉还是挺特别的。

    “是不是有点后悔,你差点儿就成为对面的选手了?”

    高岛礼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张寒的身后,悄悄附在他耳边问道。

    飘过来的香气,吹动着张寒耳边的碎发。

    他转过头认真的看着高岛礼:“我会让他们后悔的!”

    说完以后,他冲着高岛礼点点头,紧走几步,追上了前面的小伙伴儿。

    “东京野球春季大赛,1/4决赛,第2场。西东京青道高中出战市大三高的比赛,正式开始!”

    ……

    飞熊骑士说

    感谢小雪人,混沌之神卡奥斯,小jk,久梨,书友2018的慷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