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新赛一开始,新生就给老生们创造了一个十分巨大的惊喜。

    以张寒的全垒打为起点,他们拿下了整整两分,场上的比分变成了2:0,新生队领先。

    在青道高中棒球部,历届迎新赛的历史上,这都是唯一的一次。

    那些二三年级的学长,一个个目露凶光,恨不能将新生选手,给生吞活剥。

    尤其是张寒。

    不仅仅是秀泽学长,二三年级里,不少有实力的学长,都把目光放在了张寒的身上。

    尽管他们之间的交手只有刚刚那一次,但这一次给人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

    那些学长恐怕做梦都忘不了,张寒带给他们的震撼。

    与此同时,学长们在暗地里,也咬牙发誓,绝对不会认输!

    这已经跟学长学弟什么的没关系了,他们已经将张寒当成了同等层次的竞争对手。

    他们晋级一军,最好的磨刀石。

    看片冈监督和太田部长他们的脸色就知道,张寒带给他们的震撼,有多大。

    只要张寒在之后的比赛中,能够保持住这样的水准。那么他被提拔进一军,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了。

    老生们只有从张寒的身上拿下战绩,才能向片冈监督和教练组的人证明。

    他们是真的有实力,进入一军!

    “学长们看你的眼神,就跟野兽盯着猎物一样。你小子可要当心了!”

    仓持的语气虽然带着幸灾乐祸的味道,但张寒能够从他的话语中,感受到善意。

    “谢谢提醒,我会注意的。”

    正所谓枪打出头鸟。

    只要是在新生队伍中,拥有出色发挥,早晚都会被老生队的学长给盯上。

    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势必会遇到更多的困难。

    甚至在私下里,都有可能被学长们刁难。

    张寒非常清楚这一点,他在松方少棒的时候,甚至曾经经历过几次。

    可就算是非常清楚这其中的害处,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这么做了。

    不遭人嫉是庸才!

    如果别人一点都不嫉妒你,那恐怕就只能说明,你本身的才干非常有限。

    根本就不值得别人嫉妒。

    作为选手,想要在球队里出头,出色的发挥是必须的。

    至于说出头以后的烦恼,那就留到出头以后再考虑好了。

    现阶段来说,他的任务,是先出头!

    作为投手的川上,可没有张寒那么好的心态,这个时候的他,紧张的不得了。

    老生队虽然先丢了两分,但他们身上的气势,并没有丝毫的削弱。相反,每一个学长看起来,都虎视眈眈。

    那种凝重的气势,实在是太可怕了!

    川上认为自己不是张寒那样的天才,面对如此沉重的压力,他真的能够顶得住吗?

    能吗?

    这个问题出现在川上心中的时候,他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

    “不用紧张,之前投球的时候,你不是能把球投到角落里吗?而且还掌握着很刁钻的变化球。我要是没看错的话,应该是伸卡球吧?”

    川上闻言,心中跟吃了蜜一般。

    一般人看到自己的变化球,都会认为是曲球。

    他还是第1次听到有人,在自己没有告诉的前提下,准确的叫出伸卡球的名字。

    转回头,他就看到一张帅气的脸。

    御幸一也!

    是之前所有新生中,最受瞩目的一个。

    之所以说是之前,而不是现在。主要是因为今天这场比赛一开始,张寒的表现,刷新了大家的认知。

    开局就是全垒打!

    而且打出去的,还是王牌学长秀泽的球。

    这样惊艳的表现,自然而然的引起了全场所有人的瞩目。

    现如今,他已经成为评价不次于御幸一也的天才选手。甚至大家对他的评价,还要更高一些。

    御幸的名头,新人们大多也都是听来的。他的实力具体如何?大家的心里难免要打上一个问号。

    但张寒就不一样了!

    他是货真价实的表现出实力,而且实力非同小可,让人想不侧目都不行。

    “像你这样的侧投手,还有那么好的控球。光是这两样,就算是学长们,恐怕也很难打好。再加上灵活的变化球,相信我,我们绝对可以跟学长拼一拼。”

    御幸说的信心满满。

    川上被他感动的,热血沸腾。

    虽说他并不清楚,自己能不能回应御幸的期待?

    但御幸既然愿意相信他,他还是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投球,来给御幸回应。

    比赛开始,新生队的选手,按之前商量好的位置,各自站好。

    张寒客串二垒手。

    他在之前从来没有守备过这个位置。

    但没关系,内野手的守备,颇有几分相通之处。

    所以他的压力,也不是很大。

    问题的关键,还是投手。就是不知道投手能不能,克制住老生们的进攻?

    毫不客气的说,投手的表现,将直接决定比赛接下来的走向。

    要是自己能上场投球就好了!

    张寒虽然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封锁老生队的打线。

    但他有把握,将失分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以内。

    “嗖!”

    在张寒胡思乱想的时候,川上已经把球投出去了。

    节奏这么快!

    别说对手了,新生队里的好多选手,都是一脸懵。

    他们都搞不懂,这究竟是为什么?

    连一个队的队友都不知道,就更不用说对手了。

    原本第一个上场打击的三年级学长,是憋着劲,准备第1球就出手的。

    可是看到川上投过来的第1球,就让学长傻了眼。

    这种从身体一侧绕过来的投球,他之前也只是听说过,还是第1次亲眼看到。

    棒球的球速不快,可这样巨大大的拐角,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出手。

    “啪!”

    “好球!”

    “好球!!”

    接连两个好球,都是一模一样的情况。

    巨大的拐角,直插对角线!

    就算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训练足够彻底。

    这种情况他也是第1次见到!

    “乒…”

    等到第3球的时候,学长被逼无奈只能挥棒出手。

    匆忙下的挥棒,结果无需多说。

    “乒!”

    “啪!”

    “出局!”

    被反弹出来的棒球,刚好落在张寒的正上方。

    张寒举起手套,不费吹灰之力的没收了这一球。

    ……

    飞熊骑士说

    感谢小雪人和平凡2018的慷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