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局!”

    老生三年级的学长,原先还是一军的替补选手。

    实力有多强悍,根本不需要过多的去描述。光看他的挥棒,和他在青道高中棒球队里的位置,就能够判断的出来。

    这要是放在普通的高中里,他甚至有可能成为四棒的有力竞争者。

    但就是这样一个选手,刚刚上场打击,就被干净利落的解决掉了。

    现场的选手,不管是老生还是新生,眼中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模样。

    这怎么可能?

    如果是张寒,或者其他有名有号的新人投手,比如田岛。有这样的表现,大家还能比较容易接受。

    可是川上,除了在测试的时候,有一点不错的表现以外。

    平时根本就看不出来,他有什么特色?

    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选手,真正站在球场上的时候,竟然有着如此出色的发挥。

    不仅仅是选手们,球队的两位部长,也感觉有些震惊。

    “竟然这么容易就解决了龟田,这个叫川上的选手,天赋很不错呀!”

    高岛礼分析道。

    “也不能那么说,主要是御幸同学配球果断,而且刚刚又是龟田最不擅长应对的低球……”

    太田部长谦虚地说道。

    他虽然是那么说,但脸上欣慰的表情,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

    “我倒是忘了,这个选手是部长先生特招来的。不愧是部长,眼光很不错!”

    “哪里,哪里。”

    太田部长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说起来他才是棒球部的部长,被自己手下的副部长夸奖,用不着这样才对。

    但没办法,谁让学校都是人家高岛家的呢。

    自己面前,又是高岛家当家人的小公主。能够得到她的夸奖,对太田也是好事。

    虽然不能直接给他涨工资,提升待遇。

    但未来有这样机会的话,或者他遇到什么坎坷。

    有高岛礼的一番话,绝对能让他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就算没有那么神奇的效果,最起码也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高岛礼点点头,重新把目光放在球场上。

    场上的对决,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老生队丢了一个出局数,当然不可能善罢甘休。

    “乒!”

    打第二棒的学长,没有选择继续观察川上的球路,而是直接把自己手中的球棒,给挥舞了出来。

    “第1球,就挥棒?”

    新生队的小伙伴,有些难以理解。

    刚刚川上的表现那么出色,按照正常的逻辑来分析,老生队的选手应该好好观察他的球路,然后再制定相应的策略。

    这应该是一个见招拆招的过程才对。

    可老生队的反应很反常,他们丝毫没有研究的打算,而是直接选择了强攻。

    好像川上了投球,他们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

    “乒!”

    白色的小球被打中以后,飞落在守备的空当里。

    “打的漂亮!”

    “就是这样,一鼓作气把比分追上来吧。”

    休息区里。

    青道高中二三年级的学长,不停的叫嚣着。

    显然他们跟场上的选手一样,并不打算去研究川上的投球,而是准备靠着实力把球打出去。

    在刚刚对决的过程中,他们确实从川上的身上,感受到了潜力。

    可也就潜力而已。

    川上的控球很不错,投的位置也刁钻。

    但球速太慢了!

    这样的投球,他们完全可以等球进入手边再挥棒。

    一人出局,一垒有人。

    捕手位置上的御幸,清楚的感受到了,学长们给他们的压力。

    哪怕是没有能够进入一军正选的选手,这些学长的实力对他们而言,也是怪物等级的。

    不仅仅是一军的替补,在二军的主力里面,也有好几个让他感到介意的存在。

    跟这样一群怪物组成的队伍打比赛,果然压力山大。

    沉甸甸的压力,并没有压垮这个桀骜的少年。相反,在他的眼神中,还闪烁着兴奋和不屈的光芒。

    很显然。

    能够跟水平这么高的选手打比赛,让御幸十分兴奋。

    或许对御幸来说,比赛就是要这样,才有意思。

    “嗖!”

    川上再投球的时候,已经跑上一垒的那个学长,毫不犹豫的盗垒了。

    跟新生打比赛,在学长们的脑海中,就没有就没有谨慎两个字。

    他们有绝对的信心,自己的实力可以碾压对手。

    行动起来,果决很辣。

    “这个时候?”

    “速度好快,来得及吗?”

    新生们一个个,目露担忧。

    这些学长们的行动,好像都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已经成为身体的本能。

    估计他们自己都不一定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更不用说毫无准备的新生了。

    措手不及的情况下,新生能拦下对方的概率,几乎等于0。

    其实就刚刚那位学长展现出来的速度,就算新生们早有准备,能够拦下对方的概率也不高。

    考虑到这一点,新生队的小伙伴,一个个目露担忧。

    在他们看来,他们已经回天乏术了。

    有人在心里放弃了,也有人不甘心这样。

    比如说捕手位置上的御幸。

    “啪…”

    他接到川上投球的瞬间,身形已经站了起来。

    然后迅速把球传给二垒。

    “好快!”

    白色的小球,就好像一道白光,瞬间穿越了几十米的距离。

    出现在二垒的方位。

    “嘻哈!”

    早有准备的仓持,提前到那里补位,顺利把这一球给接了下来。

    接下球,还没完。

    青道三年级的跑垒学长,这个时候其实也逼近二垒了。

    他就地一铲,滑向二垒。

    仓持的反应也不慢,顺势把手套压了下来,挡在了学长的脚前。

    “啪!”

    “出局!!”

    两出局,无人上垒。

    青道高中棒球队,几个备受瞩目的新人,在练习比赛一开始。

    就有出色的发挥,尤其是张寒和御幸。

    一个顺利的拿下全垒打!

    一个帮助投手,顺利的压制住高年级的打线。

    让老生队在第1局,没有能够拿下任何分数。

    “安全!”

    三出局,攻受交换。

    两局比赛打完,双方的比分还是0:0。

    老生队虽然先后拿下三支安打,但在御幸的严防死守之下,他们始终没能拿下一分。

    两局结束,比分依旧2:0。

    新生队领先两分。

    ……

    飞熊骑士说

    感谢小雪人和小鱼,恶魔守护,jk,jwance的慷慨打赏…

    小熊感冒了,难受了两天,未吃药,今天轻松一些。

    休息一晚上,明天如果好受点儿的话,把欠的两章还给大家。

    这里向所有的朋友道歉,实在不好意思。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晚上还有一更或者两更。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