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新生,干的不错呀!”

    “尤其是捕手和之前拿下全垒打的那小子,就算到一军,应该也会有不错的发挥吧。”

    球场的外围,来青道高中棒球队旁观球队练习的校友们,正在议论纷纷。

    今天这场迎新赛的展开,超出了不少人的预料。

    其实之前他们隐约就听到过风声,说这一届的新生在测试的时候,有不少选手,展现出了不错的潜力。

    但潜力毕竟是潜力,离着真正的实力,还有很长一段的距离。

    这段距离,需要时间来弥补。

    所以绝大多数校友,在迎新赛开场之前,其实并不看好新生。

    某个选手能有不错的发挥,已经很厉害了。跟老生们分庭抗礼,甚至在分数上领先。

    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做人呐,最重要的还是现实一点儿,脚踏实地一步一步。

    结果今天这场迎新比赛一开始,就惊掉了所有人的眼镜。

    太惊人了!

    新生的发挥,实在是太惊人了!

    他们不但占据了领先的优势,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保持住了这种优势。

    两局比赛结束的时候,他们依旧2:0领先老生队。

    这样的表现,别说那些赶来看热闹的校友,就连球队的教练组和选手们。

    都十分的震惊!

    这些新生实在是太能干了,能干的超出他们的想象。

    原本只想展现实力,草虐新人的学长们。这个时候不得不转换心态,将眼前这些学弟们,当成跟他们同等层次的竞争对手。

    新生队的休息区里。

    因为球队的表现不错,分数领先。

    球队的氛围也变得不错,小伙伴们满脸笑容,讨论着刚刚他们的表现和发挥。

    看得出来,他们对自己之前的表现很满意。并且暗暗较劲,在之后的比赛中,要再接再厉。

    新生队虽然表现不错,但并不是每一个选手,表现的都很好。

    他们想要获得提拔,除了要考虑到球队的利益以外,也要考虑到自己的发挥。如果他们自己的表现不出彩,又如何能够得到片冈监督和青道高中棒球队教练组的看重?

    总而言之。

    新生队表面上欣欣向荣,其实在暗地里,隐藏着不少的危机。

    只不过这种危机,都在他们的领先中,被掩盖掉了。

    一旦球队出现了困境。

    那么他们接下来的道路,势必会非常曲折。

    新生里是有几个明白人的,张寒就是其中之一。

    看着周围乐观积极的小伙伴,他心中的担忧越来越盛。

    他平日里,跟二军的学长一块练习,很清楚这些学者们的实力。

    根据张寒的判断,眼前这种局势的产生,主要是老生队的这些学长们,没有想到新生竟然这么能干?

    尤其是没有想到,张寒的打击和御幸的配球,会给他们造成那么大的麻烦。

    说白了,就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而已。

    一旦他们反应过来,势必会进行狂风骤雨一般的反击。到了那个时候,新生队的小伙伴,恐怕很难顶得住。

    为了新生的队伍考虑,两分的领先还是太少了。他们真的想要跟老生队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堂堂正正的打一场比赛。

    必须要拿下更多的分数才行!

    分数虽然不能保证让新生队获得胜利,但却可以给他们一个相对公平的平台。

    让他们靠着实力,真刀真枪的跟对手,来上一场对决。

    第二次站上打击区的张寒,心里头秉持的,就是这样的想法。

    他要得分!

    手中的球棒,被他牢牢地抓在双手中。这次跟之前不同,他没有再完全握长棒,而是缩短了一段打击距离。

    捕手位置上的宫内,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

    “哼!”

    他的两个鼻子,跟打嗝的公牛一样,愤怒地喷出了两团气体。

    这个小学弟,实在是太狡猾了!

    之前针对他的长打,宫内和秀泽,已经设计了一套配球策略。

    两人很有把握,解决这个麻烦的小学弟。

    现如今他改了正常挥棒,不再像以前那样追求全力长打。

    他们原本制定的策略,也就没有办法实现了。

    投手丘上的秀泽,到底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王牌。

    看到宫内的表情,他其实就猜出来,他们原本的计划不能用了。

    秀泽先是摇摇头,然后目光坚定的点点头。

    没有关系,正面对决就好!

    之前的张寒打击,确实很出色。

    但也不是没有巧合运气的成分。

    他倒是不相信了,他连一个刚刚升入高中的小屁孩都对付不了。

    只要他能完全把自己的投球给展现出来,他就不相信压制不了张寒?

    投手正面对决的欲望,高度膨胀。

    在这种情况下,宫内只能顺水推舟。

    “我也相信,以学长您的实力一定能解决他。”

    来吧!

    投手和捕手全都下定了决心,并且达成一致。

    秀泽高高抬起腿,在投球的过程中,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之前被打出全垒打,他不可能再把张寒当成普通的小学弟来看待。

    更不可能手下留情。

    在这一球里,他凝聚了自己全部的力量。

    “咻!”

    棒球瞬间穿越重重阻碍,来到张寒的眼前。

    张寒眼睁睁的看着这一球从自己眼前飞过,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啪!”

    “好球!!”

    裁判的位置上,戴着墨镜的片冈监督,暗暗点头。

    虽然有些晚,球队已经丢了两分。

    但秀泽总算是恢复了自己原有的投球状态。

    只要他能够投出自己应有的威力,那么在整个东京地区,他都是名列前茅的投手。

    “咻!”

    紧随第1球,秀泽学长没有做任何停留的,把自己的第2球给投了出来。

    这一球的位置,跟第1球比起来就差太多了。

    第1球的位置很刁钻,这一球虽然没有完全落在好球带的中心。但距离中心不过三四颗球的位置,总体上还算是正中的好球。

    面对正中的好球,而且还是最常见的直球。

    张寒绝不允许自己放过。

    他果断的把脚步踏出来,对着飞来的这一球,挥出自己手中的球棒。

    “乒!”

    球棒击打在棒球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棒球从球棒上弹了起来,落在了片冈监督的身后。

    “界外~”

    ……

    飞熊骑士说

    感谢小雪人和jk,万年橘子红的慷慨打赏!!

    新的一周,求推荐,打赏,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