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帮白痴!”

    这是张寒对那些上场比赛选手的评价。

    虽然他嘴上没有说,但是这个念头已经出现在他的心里,甚至都带在了脸上。

    张寒可以对天发誓,自己绝对没有人身攻击的意思。

    实在是,上场的那些家伙太蠢了,他们竟然完全没把市大三高的一年级放在眼里。

    张寒是真的很好奇,这些家伙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长的?

    难道说,他们不认识大前?不认识真中?不认识山崎?

    这些家伙在中学时代的时候,可没少折腾。个顶个都是明星选手,而且是那种很拉风的明星选手。

    虽说在现在的市大三高,他们连主力都没混上。

    可这并不意味着人家的实力就不行,只能说豪门市大三高的底蕴,实在是太雄厚了!

    “面对实力强大的对手,也能稳定发挥自身实力,不逃避,不退缩。他们只是想要表达这样的立场!”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个人站到了张寒的背后。

    张寒皱眉回身,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比他还要高一点。

    张寒的身高,已经接近1米8了。这在中学生里,已经算是高个头。

    可对方,身高还在他之上。

    “你是石川的,天久光圣?”

    张寒皱了皱眉,问道。

    虽然是问,但他说得十分笃定,显然张寒已经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你认识我?哈哈,我果然很强!”

    天久看起来很高兴,继而眼中又闪过一丝疑惑。

    “你这家伙的样子,看起来也挺眼熟的,究竟是谁呢?”

    张寒皱了皱眉,不打算理会这个神经病。

    没错,就是神经病。

    天久在他们这一代的选手里,小有名气。

    这倒不是说,那家伙实力有多厉害。主要是因为这家伙,太个性。

    有多个性?

    远的不说,就说他在中学时代的最后一场比赛。

    那场比赛,石川少棒好不容易打进了地区八强,眼瞅着就要创造历史,晋级4强。

    他们球队磨练的刻苦,选手们的配合也都不错。

    对手的王牌在比赛之前,又刚刚受伤。

    看起来石川少棒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拿下胜利,创造历史,简直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可就在那场关键的比赛,他们家王牌,也就是张寒眼前这个家伙。

    突然跑出来,告诉他们家监督。

    “今天起床的时候,听到了肩膀处有杂音,所以不适合投球!”

    然后,天久就那样一走了之。

    石川少棒的监督和选手,全都愣在了原地。

    虽说天久任性也不是第1次了。

    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天久竟然会在这么重要的比赛上出幺蛾子。

    从那以后,天久就从一个实力坚强的天才投手,变成了人人嘲讽的大傻子。

    关键是人家石川少棒那场比赛还赢了。

    之后的四强战,天久的身体倒是没什么问题,但石川少棒的监督,却根本不给他机会。

    于是那场天久主动放弃的比赛,就成了他中学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

    “像你这样,还能得到你们监督推荐,也真是不容易。”

    张寒很好奇,据说石川少棒的监督跟天久已经彻底决裂,石川监督甚至发誓,要跟天久老死不相往来。

    在这种情况下,对方还能给天久这样的机会,只能说明石川的监督,确实宽宏大量。

    “那些都是小事。不过你对我这么感兴趣,不会是我的粉丝吧?想要签名的话趁早说,不然以后我成为职棒的大明星,你就没机会了。”

    张寒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懒得搭理眼前这个家伙。

    天久反而有些不依不饶。

    “刚刚你一脸不屑地看着他们,换了你上场的话,会不会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

    张寒对这一点非常的自信。

    在他看来,场上选手的举动跟白痴也差不了多少。

    竟然跟大前和真中他们硬碰硬。

    真以为老一批的明星选手已经提不动刀了,都开始为所欲为了。

    这些家伙,真的是飘了!

    也难怪他们上了场之后,一直在挨打,到现在三局比赛都快结束了,他们也没有能够拿出什么像样的表现。

    一直在失误,一直在挨打。

    “如果是我上场的话,一定会选择扬长避短。对方的实力在我们之上,配合也在我们之上。这个时候幻想跟对方硬碰硬,还能打赢对方,无异于痴人说梦。最为稳妥的做法,当然是先稳住守备,然后再伺机寻找机会。”

    张寒说的头头是道。

    一开始的时候天久还不是很在意,但听到后来,他的神情渐渐变得专注。

    “你是松风少棒的那个替补?”

    两人之前是交过手的,一开始天久没能想起来,主要是因为这家伙的大脑存量有限,顶多也就是个16g的。

    他所能够记住的,都是一些极富个性的家伙。

    张寒的风格跟天久欣赏的,相去甚远。

    “想起来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曾经交手了4次。其中我们松方赢了三次。”

    张寒淡然说道。

    “都是那年的老黄历了?真亏你还好意思提。”

    天久说道。

    “别说这些没用的,听你刚刚的意思,好像挺赞成这些家伙。”

    “怎么可能,这些家伙一个个儿傻乎乎的,明明不是对手还要往上扑,简直傻的可爱。”

    “那你还?”

    “我怎么了?我跟那些蠢货可不一样,虽然采用的战斗方式是一样的,但我跟他们不同,我有信心可以压制局面。”

    “大言不惭!”

    虽然说市大三高的一年级新生还没有成为球队主力,但他们的实力,早已经磨练的相当精湛。

    就天久的实力,想要挑战他们,恐怕为时尚早。

    天久则一脸笑容。

    “我很强的!”

    第一批淘汰!第二批淘汰!

    不过一个多小时,前两批选手,已经被虐的不成人形。

    他们基本都被被淘汰出局。

    这就是市大三高。

    那些比他们大了一岁的学长,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高中和中学的不同。

    “第三批上场。投手,一垒手,外野,换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