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铃……叮铃铃……

    方奇和龙小阳刚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便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

    “哦……”龙小阳赶紧从自己身上划拉,很快掏出了一个手机,“这儿呢!这儿呢!”

    说着,他竟然把手机递给了方奇。

    “这是您的手机,给您修好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顿时紧紧皱眉,“坏了,又是那个雷探长打过来的!您……您还接吗?”

    雷探长?

    一听到这个名字,方奇眼睛猛然雪亮,赶紧按下了接听键。

    “这已经是第三次给你打电话了,”电话里赫然响起了雷探长聒噪的声音,“怎么,难道你还敢把我拉进黑名单吗?”

    听到雷探长的埋怨,方奇本能地看向了脑中的逆镜莲花,发现其中一朵花瓣的点亮速度,果然正在加快。

    救星啊!

    救星啊!

    方奇感动的都快哭了,赶紧满怀感激地冲雷探长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手机昨天坏了,刚修好,刚修好!”

    “哼!别跟我来这一套,”雷探长没好气地吼道,“你别以为你以前立过功劳,我就不敢把你怎么着了。

    “告诉你,你最近的表现,让总局领导们很不满意,你要是再这么敷衍下去,谁也保不了你……”

    “是是是,您继续,继续……”看着正在飞速点亮的逆转花瓣,方奇激动地声音发颤,“您说得对,说得对啊!”

    “又来了!”雷探长郁闷,“你不是一个挺要面子的人吗?脸皮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厚了?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告诉你,这已经是第4起失踪案了,失踪的都是20岁左右的青春少女,这很可能是一起连环事件!

    “我不管你宝船案怎么努力,你也别跟我找借口,少女失踪案,你必须得给我去查!

    “最新出现的失踪者,可是出在你们辖区!

    “告诉你,我正在盯着你,如果你敢消极敷衍,我一定撤你的职!哼!”

    说完,电话挂断。

    我咔……

    方奇惊讶地看着脑中那朵逆转花瓣,挨了雷探长这一通熊骂之后,那朵花瓣足足涨了四分之一的样子,眼瞅着又要被点亮了!

    不行!

    不能就这么算了。

    想到此,在龙小阳诧异的眼神下,方奇又给雷探长回拨了过去。

    “喂,雷探长吗?”电话接通,方奇赶紧有礼貌地说道,“我得跟您说一下啊,我现在人手太少,工作太忙,一口气办这么多案子,我也得有三头六臂才行啊……”

    “你!”雷探长果然大怒,“你耳朵聋了吗?我刚才说了,你别找什么借口,你们局有二百多名探员,还协调不开,你这个探长是吃干饭的吗?”

    完了……

    看着动静不大的花瓣,方奇郁闷摇头,看来,自己找来的骂,果然起不了多大作用。

    “行了,没事了!”方奇对着手机说道,“只是想多挨您几句骂而已,挂了啊!”

    挂掉电话之后,他能够想象得到,电话那头的雷探长是如何抓狂的模样?

    “这样的失踪案,真的不多见啊!”龙小阳擦了擦头上冷汗,赶紧扯开话题,“我们圣光族的光系灵力变数太大,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女孩,有可能眨眼就给你穿个洞!

    “所以,”龙小阳咧嘴说道,“这起连环失踪案,肯定是有计划,有预谋的!绑架者,应该是提前调查好了被绑架女孩的灵力级别,然后才动的手!”

    少女失踪案……

    方奇双手狠掐太阳穴,只觉一个头两个大,怎么自己刚来到新世界,就遇到这么多麻烦呢?

    搜索记忆,完全找不到关于少女失踪案的消息,只是渺茫地有些印象,好像昨天的报告之中,有人提到过一句。

    “探长,”龙小阳说道,“雷探长肯定是催您立刻调查这件失踪案吧?赵灿烂已经带人去现场了,等回来之后,是不是马上开分析会啊?”

    方奇知道,赵灿烂是侦探局的二队队长,因为名字很容易记,所以印象深刻。

    “好吧!”

    方奇琢磨了一下,不管怎么说,这种案子还是要去办的。毕竟,一个少女失踪了,她的家人必然非常着急。

    而且,如果将重心往少女失踪案上转移,那么调查宝船案的事情,就会得到缓解和拖延。

    他可真的不想看到,宝船案查到什么重大进展,因为进展越大,他就越危险!

    “探长,”龙小阳说道,“我看,您还是尽快找个秘书吧!我可不是文员啊,您不能再让我干文职工作了,会让人笑话的!”

    “哦?”方奇随口问了一句,“我原来的秘书呢?”

    “别闹!”龙小阳咧嘴尬笑,“不是让您给打跑了吗?您嫌他办事拖沓……”

    “什么叫打跑了……”方奇不以为意,“是辞退好不好?没有办事能力,怎么能做我的秘书?”

    “嗯……哦……”龙小阳咽了口唾沫,弱弱地说道,“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还不叫打跑了吗?”

    “什么?”方奇惊讶,没想到以前的自己这么暴躁。

    “要不是总局有人帮您求情,”龙小阳说道,“您差点儿受了处分呢!您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哎呦……”方奇呲牙咧嘴,心里说话,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啊?只好点头敷衍道,“行了,你去帮我物色秘书吧!能找到让我满意的,你就可以撤了。”

    “行,没问题,”龙小阳求之不得,“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一定给您找个又机灵又水灵的来!”

    说完,龙小阳转身欲走,方奇却再次叫住了他:

    “对了,小龙啊!”方奇说道,“你说,咱们局里,谁的知识最渊博啊?”

    “什么?知识渊博?”龙小阳意外,想了想,问,“关于哪一方面?”

    “嗯……”方奇思索着说道,“就是关于咱们这个世界啊,种族啊,地理啊,修炼啊这一类的?我总感觉宝船案有那么多外族人参与,所以想了解一下!”

    “哦,明白了!”龙小阳赶紧说道,“证物科的老鞠应该行吧?

    “他出版过好多书,应该是咱们这里学问最深的人了,我听说,他的老师是圣光学院的星澜大师,可有名了!”

    “好!”方奇回忆了一下,并没有关于这个老鞠印象,当即说道,“那就让他过来一趟吧!我跟他请教请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