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的毒液么?”

    一个头发花白,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人,局促不安地向方奇问了一句。

    此人正是证物科的老鞠,今年已经70多岁,但是因为长期修炼灵力,看上去跟50来岁的人没什么区别。

    因为人人修炼的缘故,在这个世界里,并没有严格的退休年龄,只有感觉自己身体条件达不到了,才会申请退休。

    “对,”方奇点头,然后描述,“紫色的,一沾东西就冒烟,烟雾也是紫色的,连钢板都能瞬间腐蚀成一个大窟窿!”

    “哦……是不是……”老鞠不敢正眼去看方奇,只是低着头弱弱地问道,“有一种腥臭的味道啊?是海上的那种腥臭?”

    “对,对对对……”方奇赶紧点头,“就是那种臭味,这么说,你知道这是什么毒了?”

    “嗯……”老鞠讲道,“探长大人,要是我没有猜错,您说的这个毒液,应该就是号称天下至毒的水毒啊!”

    水毒?

    方奇寻找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别说,对水毒还真有点儿印象。

    他知道,这种毒是天下最毒的东西,其厉害的程度,甚至曾经毁灭掉了一个种族。

    “您忘了吗?”老鞠叹道,“170年前,我们圣光大陆的东远城,因为遭到了水毒侵害,足足死了三万人呐!?”

    东远城……

    方奇听说过这座城市,可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30年内,寸草不生!”老鞠说道,“水毒侵入地下,至今清除不尽,所以,东远城至今,仍然还是一座空城!”

    哦……

    老鞠这么一说,方奇还真找到了相关的记忆,果然如他所说的那样,由于古代的建筑物至今犹在,所以人们更喜欢把那座空城,称为死城。

    “老鞠,”方奇好奇地问道,“那你知道,这水毒是从哪里来的吗?是谁创造的?”

    “探长,您……是在考我吗?”老鞠擦汗言道,“您应该知道,水毒,就是水族人发明的啊?”

    对,对,今天早晨,方奇上网搜索的时候,曾经查到过,水毒的确是由水族人发明的。

    好像,那个被水毒所毁灭的种族,也是水族人。

    “你再给我仔细讲讲,”方奇扯谎说道,“我不是考你,是真的记不太清楚了!”

    “好吧,水族人,一直是一个遥远和神秘的所在,咱们这里记录的资料,也有着很多出入。”老鞠说道,“有的史书记载,水族人是在1000年前消失的,也有说2000年,甚至更早的!”

    “他们,就是因为研究水毒,而被灭族的?”方奇问,“因为自己研究出来的水毒?”

    “或许,是这样的吧?”老鞠保守地说道,“也或许,还有别的原因!

    “听我的老师说,水族人,原来是整个十色海上灵力最强大的种族,他们拥有海之源力,可以驭水驱浪,无人可敌!”

    “不会吧?”方奇纳闷,“这么强大,怎么还就灭亡了呢?”

    “原因是,他们虽然力量强大,可是却生性软弱,没有安全感。”老鞠介绍,“所以,他们最喜欢研究造毒之术,最后,直至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被自己发明的东西毁灭掉了!”

    “我去,”方奇咧嘴,“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没有强大的内心,就算拥有强大的力量也是徒劳!”

    “探长,这些只是传说,”老鞠严谨地说道,“毕竟,不管是时间还是位置,都距离我们太远了!

    “我听我的老师说,水族人生活的海域,在我们圣光大陆往东北方向一去三万公里,很少或者从没有人到过那里。

    “听说,因为水毒的缘故,水族人的那片大海已经全都被侵染了,变成了一片剧毒之海,海面上满是闻之即死的瘴气,根本靠近不得!

    “因此,古往今来,我们所得到的关于水族人的资料甚少……”

    “好吧,好吧!”方奇摆手说道,“那咱们说点儿正经的,我问你,在咱们这里,水毒常见吗?有没有人,能够搞到水毒?”

    “不?不会吧?”老鞠皱眉说道,“我活了70多岁,还从来没有亲眼见到过水毒呢!”

    “……”方奇无语,心里怀疑,自己昨晚中的,难道不是水毒?是自己搞错了?

    “要想得到水毒,首先要能接近水族人的海域……”老鞠讲道,“一滴水毒就能让上百人丧命,毒水含有强烈的腐蚀性,毒气也闻不得,一般人,不可能活着到达那片海域!”

    “那东远城是怎么回事?”方奇问道,“不也是被人放了水毒吗?”

    “那是战争!”老鞠说道,“当时,东远城正在跟食枯族的矮子们打仗,毁灭东远城的水毒,应该是矮子们弄来的!

    “所以,我们和矮子们现在的关系一直不怎么好……”

    食枯族?矮子?

    这又是什么名词?

    搜寻记忆,方奇很快得到了相关信息。

    原来,在圣光大陆的东北方向,还有着一个种族所在,由于这个种族的人生性狡诈,心胸狭窄,所以圣光人给他们起了一个贬义的名字,叫食枯族。

    意思,就是他们连一棵枯树枝都要斤斤计较。

    又由于他们普遍个子矮小,所以也被称作矮子。

    其实,所谓的食枯族,指的就是木族,他们修炼的,是绿色的木系灵力。

    170年前,因为贸易和外交问题,食枯族曾经跟圣光族发生过小规模的战斗,当时的东远城就是主要战场。

    所以,人们自然而然地认定,东远城的那场中毒惨案,就是这些矮子们策划实施的。

    因为,他们生活的大陆,和水族人的海域更近,更有机会获得水毒。

    “探长大人,”老鞠怯怯问道,“您对水毒这么感兴趣,难道,是出了跟水毒有关的案子吗?

    “如果是的话,那千万得引起重视,170年前的灾难,可不能发生在我们鲸城啊!”

    “没……没事,只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方奇嘴上说着,心里却在琢磨,一滴水毒就能毒死上百人!

    那么……昨天我吐出来的那一大滩,还不够我死上几千次的?

    为什么,我中了水毒,会没有事呢?

    还有,水毒这么难搞,又是谁给我下的毒?

    “嗯……”方奇想了想,又向老鞠问道,“要是,有人中了水毒,又没有死,有这种可能吗?”

    说着,方奇用手指比划了一个圆形,那意思,是中了这么大一滩水毒。

    “这……”老鞠脑门冒汗,为难地说道,“您倒是问住我了,我觉得,如果像……嗯……”

    说话间,老鞠一眼看到了墙壁上的画像,急忙指着画像说道:“如果像八大高手那样的人,或许可以不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