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长……您没事吧?”崔耀看到方奇脸色不对,急忙出言询问,“是不是,昨晚没有休息好啊?”

    听到崔耀跟自己说话,方奇赶紧像吓着似的把他拉到了一边,不让他去看尸体上的飞镖。

    “探长,”这下,崔耀更加好奇,关心地说道,“我知道,您在调查那件少女失踪案,但是……您应该知道,眼前这件案子才是最重要的啊!

    “您看这战斗场面……”崔耀指着现场说道,“显然不是两三环的灵师,能够搞出来的,这些人,很有可能都是宝船案的重要嫌犯。

    “所以,您还是赶紧上报吧!这案子,已经超出了咱们的管辖范围,必须让总局介入才行啊!要不然……”

    “崔耀……”谁知,方奇好像没有听进去他的话,而是按着崔耀的肩膀,问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我问你,你们是怎么找到这个案发现场的?”

    “是……是一伙进山宿营的驴友们发现的!”崔耀回答,“先报告给了治安局,治安局意识到事关重大,所以直接报告给了我们。

    “鹰……鹰驼山也在咱们的管辖范围内呢……”

    “那……”方奇又问,“你们又是什么时候到达现场的?”

    “嗯……”崔耀回忆了一下,回答道,“大约一个小时之前吧!

    “我们赶到之后,先勘察了一下现场,直到发现其中一具尸体,竟然是那个失踪的火族人之后,这才赶紧给您打过去了电话!”

    我咔!

    听到崔耀的回答,方奇感觉一阵眼晕,肚子里的肠子也好似拧成了麻花。

    因为,他已经意识到,崔耀他们发现案发现场的时候,正好是自己在办公室里使用那片逆转花瓣之时。

    所以,他有理由怀疑,崔耀等人的这个发现,有很大概率,是因为自己使用了逆转花瓣造成的。

    如果真是那样,以后,自己可再也不能胡乱使用了。

    自己使用逆转花瓣,本来是为了获得少女失踪案的线索,可没想到,却把宝船案的线索鼓捣了出来!

    而宝船案的线索,恰恰是自己最不希望发生的;更何况,还死了这么多人;更更何况,这些人的死,还有可能跟自己有关!

    逆镜莲花……

    逆镜莲花……

    看来,只有身处逆境的时候才能使用,而不在逆境之中使用,则很可能适得其反,会给自己找来麻烦,而且,还是大麻烦!

    环顾现场的众多尸体,方奇知道,这些人有可能都是穷凶极恶的歹徒,自己身为探长杀死了他们,也是职责所在,无可厚非。

    可关键是,自己之前撒了谎啊!

    而且,有一大部分价值连城的失窃宝物,都在自己家里面放着呢!这要是真的有人追查下来,自己岂不很快就要露馅?

    这可怎么办?

    “哎呀!快看!这是什么?”就在方奇惊魂未定之时,远处的一名探员,却蓦地发出了一声惊呼。

    我咔!

    方奇打了一个激灵,差点儿栽倒。

    扭头看去,但见那名探员正指着远处的一具尸体,露出了一副特别惊讶的表情,而且,在露出那种惊讶的表情之后,竟然又惊讶地看向了自己!

    完了!

    完了完了完了……

    方奇一阵绝望,看这情形,显然是那个探员认出了自己的飞镖!

    绝望之下,方奇没做任何犹豫,直接意念一转,用最快的速度点开了又一片逆转花瓣,作用在了自己身上!

    现在,他已经处在了危险的逆境之中,再不使用更待何时?

    “探……探探长……”但见那名探员用异样的眼神盯着方奇,嘴都不利索了,“坏了!我们可能有大麻烦了啊!”

    “啊?”方奇意外,“什么大麻烦?”

    “您……您看……”这时,那名探员指着尸体说道,“这东西……应该是那个什么吧!”

    什么?

    方奇这才发现,这名探员所指的东西,并不是尸体上的飞镖,而是尸体旁边,一根楔进水泥石墩的东西!

    “哇!!”

    谁知,当崔耀看清楚那个东西之后,竟然满脸惊恐地打了一个趔趄,差点儿跪在地上。

    什么啊这是?

    方奇皱眉,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他凑到跟前仔细看了一下,发现石墩中嵌着一根金色的好似发簪一样的东西,那东西周身有着蛇皮状的螺旋花纹,在花纹缝隙之中,还刻有精致的骷海妖图案。

    “这……这是什么东西?”方奇好奇地问了一声。

    “不会吧?”探员傻眼,“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射骨金梭啊!您不可能不知道吧?”

    射骨金梭……

    方奇努力从意识中搜寻了一下,却并无印象。

    “坏了,”崔耀对方奇颤声说道,“探长,赶紧汇报吧!罪大恶极,重现圣光大陆了!我们……要有大麻烦了!”

    我去,这都什么对什么啊!

    方奇一阵懵逼,心里琢磨,“罪大恶极”应该是个形容词吧?

    然而,仅仅过了一秒,方奇蓦地想起,他居然是知道这个名字的,“罪大恶极”并不是什么形容词,而是一个人的——名字!

    而这个名字,就挂在自己办公室的墙壁上。因为,此人正是当今圣光大陆的十大恶人之一!

    罪大恶极……罪大恶极……

    方奇回忆,此人貌似排在十大恶人的中间位置,不是第五,就是第六的样子。

    “探长,”之前那位探员点头附和道,“这射骨金梭,是罪大恶极的招牌武器。罪大恶极重现圣光大陆,这可是一等一的大事啊,我们,还是赶紧上报吧!”

    啧啧……

    方奇咂嘴,不自觉地看了脑中逆镜莲花一眼,心里说话,这逆转的威力还真不小。我的飞镖问题貌似还没解决,竟然又冒出了一个大恶人来!

    这算是逆转剧情,还是雪上加霜呢?

    “我记得……”方奇回忆着说道,“这个人,不是已经好几十年都没有露过面了吗?还有传言说,他已经远遁海外去了?这会不会是有人模仿秀?”

    “探长,”那名探员指着石墩说道,“您看,这枚金梭是从石墩的另一侧打过来的,不但穿过了将近50公分厚的石墩,而且金梭已经大半穿透了过去!

    “还有,金梭上面有血迹,说明它打过来之前,曾经穿过某人的身体……”

    “所以,”崔耀咽了口唾沫,再次催促方奇,“我们必须得上报了探长,罪大恶极在鲸城出现,我们真的要有大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