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轮的登船通道口,正有几名青春靓丽,身穿奇装异服的圣光族少女为大家分发小礼品和宣传册。

    方奇随手接过一份,便直奔甲板而去。

    甲板上热闹非常,因为这里即将进行演出,所以甲板上已经来了不少游客。

    而且,游轮上还有很多游乐设施,很多带着孩子上船的游客,正在那里一边陪孩子玩耍,一边等待着演出的开始。

    方奇没有心情去查看整个甲板,上船之后,直奔甲板中央的演出舞台。

    来到巨大的舞台之前,他寻找到可以爬上舞台背景墙的梯子,然后沿着梯子往上爬……

    甲板本来地势就高,方奇沿着背景墙一爬,顿时感觉凛冽的海风吹来,让他打了一个寒颤。

    他不敢往下看,而是沿着梯子一直往上爬,爬了很久,才终于来到10米多高的背景墙上面。

    哇……

    当他站在高高的背景墙上的时候,这才终于想起,前世的自己有恐高的毛病,虽然穿越到了新的身体之上,但爬上来之后,还是有种眩晕的感觉,双腿发软,心脏砰砰直跳!

    不过,背景墙上有安全扶手,安全还是有所保证的,只不过,当方奇刚刚爬上去之后,正好被上面一名正在施工的船员看到。

    “喂!”船员指着方奇吼道,“谁让你上来的?下去!”

    “嗯……”方奇赶紧掏出自己的证件,大声解释,“我是探员,我来办点事儿!”

    呜……

    悲催的事情发生了,方奇刚刚掏出证件,海上忽然吹过来一阵怪风,背景墙稍微摇晃了一下!

    “哎?哎哎哎……”方奇的恐高作祟,手一松,证件竟然掉了下去……

    “小心!”看到方奇摇摇欲坠,船员吓坏了,赶紧跑过来拉住了方奇。

    我勒了个去……

    看着掉落下去的证件,方奇这个郁闷,埋怨自己堂堂一位探长,居然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喂!你是不是个疯子啊?”船员一面拉着方奇一面埋怨,“就算你是探员,你跑这儿来干什么?多危险啊?”

    船员这么一说,方奇这才想起自己爬上来的目的,于是赶紧转身朝着其他轮船看去。

    结果,令他大失所望的事情又发生了,远处的轮船上,除了向游客开放的游轮以外,其他货船的甲板上都是没有亮灯的,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站在这里,他只能看到其他游轮甲板上的情况,可是,其他游轮上也都是人,哪里有什么车的影子?

    倒霉!

    方奇再次自责,自己这完全是在做无用功,还把证件给弄丢了,真是的……

    “喂!喂!喂……”谁知,就在方奇郁闷之时,下面的甲板上却传来一阵呼喊声,“方探长,怎么是你啊!?”

    哦?

    方奇赶紧压制着自己的眩晕向下看去,这才看到,甲板上站着一个身穿燕尾服,戴着黑礼帽的女子!

    该女子正在冲自己挥舞手臂,手里还拿着自己的证件……

    ……

    几分钟之后,方奇回到了甲板上,短短的一阵爬上爬下,竟然让他出了一身冷汗,衣服都湿透了。

    “方探长,您这是……”女孩子一面把证件还给方奇,一面好奇地问道,“您跑上面去做什么?”

    “哦……宝……宝……”方奇这才认出了这位女孩子,“宝珠是吧?”

    “对呢!”女孩子微微一笑,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熠熠生辉,“我们前天刚见过面,怎么这么巧?”

    “嗯……你……”方奇接过自己的证件,问道,“你不是在灵力培训班工作吗?你来这里干嘛?”

    “前台接待挣的钱不多,怎么可以养活我呢?”宝珠爽然一笑,指着自己身上的行头介绍道,“喏,我还在路演团打工,能看出来,我演什么节目吗?”

    “不会是魔术师吧?”方奇随口说了一句。

    “哇,不愧是探长耶!”宝珠夸赞道,“一眼就看出来了?”

    嗯……这个嘛……

    方奇将宝珠上下打量了一番,但见她穿着燕尾服,戴着高礼貌,手里白手套,还拿着一根魔术拐棍,除非是傻子才看不出来。

    “这几天游轮节,我晚上都在这里演出呢!”宝珠轻咬嘴唇,弱弱地问道,“对了,你好像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耶!

    “方探长,你是不是……在查案啊?”

    “嗯……”方奇看了看自己的证件,又看了看洋溢着青春气息,双眼透着灵动的宝珠,在经过4秒钟的思考之后,他一把将宝珠拽到了舞台后面,小声说道,“没错,我就是来查案的!”

    说着,方奇便把自己来到深水码头,以及爬上背景墙的前因后果,全都告诉给了宝珠。

    “不会吧?”宝珠听完惊讶,“你们怀疑,那个绑架犯就在这里?”

    “可是……”方奇说道,“我们已经把可疑的7艘船全都搜过了,并没有发现异常!”

    “哦?您不是说,符合绑架案时间段的船只,一共有17艘吗?”宝珠听出了问题。

    “剩下的10艘,要么距离绑架案时间太近,要么就是官船!”方奇解释,“如果绑匪是坐着船来的,不可能刚一停船就出去绑人,至少要观察几天吧?

    “而官船的话,就更不可能了……”

    “哦……这样啊……”宝珠认真寻思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对方奇说道,“方探长,您能给我看看,那辆嫌疑汽车的照片吗?

    “万一,我从培训班,或者码头这里见过呢?”

    “对!”方奇赶紧打开手机,调出了嫌疑汽车的照片,“喏,就是这辆,见过没有?”

    “嗯……”宝珠认真地看着照片,仔细回忆了十多秒,这才遗憾地摇头说道,“没有!这种车太大众化了,就算见过也不会留下什么印象啊!”

    “唉!”本来,方奇还以为自己巧遇到了宝珠,会得到什么意外的线索呢!

    现在看起来,这个机灵的女孩同样帮不到自己。

    既然这样的话……方奇将视线转向甲板外的码头,认为自己只能再去那剩下的10艘轮船上逐一进行查找!

    “嗯……”这个时候,宝珠却还在抱着方奇的手机,在认真查看着那辆嫌疑汽车,并且自顾自地说道,“我觉得,除了比其他汽车看上去新一些以外,貌似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吧?”

    “对!”方奇点头,刚想收起手机,却猛地瞪大眼睛,“你……你说什么!?”

    宝珠吓了一跳,怯怯说道:“我说,这辆汽车比较新……”

    “哦?”方奇一把抢过手机,仔细去看照片,发现那辆嫌疑汽车果然特别新,他一拍手掌,惊呼道,“哎呀!我……我有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