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方奇指着嫌疑汽车正面的照片说道,“我们之前只留意着这辆汽车的牌照,却忽略了它的前挡风玻璃。

    “如果是正常车辆,在挡风玻璃的右上角会粘贴着检验标志和保险……”这些常识和以前的世界一样,所以方奇全都知道,“可是,这辆汽车没有,所以,它就是一辆新车!”

    “新车……”宝珠眨着灵动的大眼睛,疑惑地问道,“新车怎么了?您有什么办法能把它找出来呢?

    “这种汽车是咱们圣光大陆自产的,”方奇解释道,“所以不存在走私车的问题!”

    “走私?”宝珠好奇,“对呀,牵涉到外族的东西才叫走私呢!”

    “想想看,一辆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的新车出没在深水码头,”方奇眼中闪出了睿智的光,“会是怎样一种情况?”

    “哦……哦……我……我好像明白你的意思了!”宝珠冰雪聪明,一语中的,“您是说,这辆汽车,有可能来自一艘运输汽车的货轮!?

    “那汽车,是货轮上的货物!”

    “对!”方奇点头,然后打开手机说道,“所以,我们现在只需要查看一下,哪艘货轮上装载的货物是汽车,哪艘货轮就有重大嫌疑!”

    “太对了!您……”宝珠激动之下碰触到了魔术拐棍上的机关,魔术拐棍嘭地变成了一束花!

    “不……不好意思……”宝珠赶紧把那束花背到身后,问道,“您那里有码头货轮的货物清单吗?”

    “有……”之前,龙小阳已经把码头的资料全都发送到了方奇的手机上,方奇将清单调取了出来,和宝珠一起查看货物详细。

    “喏……这里……”宝珠眼尖,很快看到了其中一艘轮船上装有汽车。

    “不对,”方奇摇头说道,“这艘船上装的都是重卡!”

    “这里……这里也有……”宝珠很快又发现了好几艘装有汽车的货轮,没想到,类似的货轮居然还挺多。

    “这艘不是,”方奇排除道,“你看,轮船上装的都是高级轿车,而嫌疑车辆却是大众汽车……”

    就这样,方奇和宝珠干脆坐在了台子上,就地查找起来。

    终于,当他们一连找了二十多艘货轮之后,这才在其中一艘货轮上,发现了装载有和嫌疑车辆同一品牌的汽车!

    “哎呀我的海神呐!”谁知,在看到这艘货轮的名称之后,宝珠突然发出了惊叹,“骄阳号!这……这不就是咱现在所在的这艘吗?”

    “不会吧?”方奇蒙圈,看着自己所在的甲板说道,“是不是搞错了,这不是游轮吗?”

    哦……

    稍微搜寻了一下脑海,方奇这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里的轮船类别划分,并不像原来的世界那么明晰。

    由于海洋广袤,海上交通便利,航海业发达,很多轮船都不是单一的模式,货轮不仅仅载货,而且还承担着一定的商业推广以及娱乐功能!

    比如他现在所在的这艘“骄阳号”轮船,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游轮。

    它的上层甲板和船舱提供游轮服务,可船的主体构造,却依然还是一艘货轮,在大部门的船舱里,装载的都是货物!

    老天……

    在忽然意识到什么之后,方奇从口袋里掏出了上船时接到的宣传册,打开之后,宣传册上竟然全都是汽车的广告!

    其中,恰好有和嫌疑车辆同款的汽车!!!

    这可……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原来关于少女失踪案的线索,居然一直就攥在自己的手中。

    难道……

    刹那间,方奇忽然想起了自己之前使用的那片逆转花瓣,不知道,自己现在找到的这条线索,是否和刚才那次逆转有关?

    如果是的话,那可就说明自己没有浪费逆转机会。

    “方探长……”这时候,宝珠也是吓坏了,“您说,那些女孩子,不会那么巧,就在我们所在的这艘船上吧?

    “我……我已经从这里演了好几天了……怎么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现呢?”

    “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方奇说道,“这一切,都是咱俩的推理而已!也或许,只是一个巧合也说不定……”

    说着,方奇又从手机上调出了“骄阳号”的详细资料,查看之下,疑心更甚。

    没想到,这艘游轮竟然也在自己最初选择的那44艘可疑船只之中,它到达鲸城的日期,正好在失踪案发生的前一个星期,从时间上看非常吻合。

    只不过,由于这艘轮船还承担着商业任务,需要不定期地组织游客出海游玩,顺便推销产品,所以才被方奇排除了……

    现在看起来,这艘轮船的确有着重大嫌疑!

    难道……那些失踪的女孩,真的会被关押在这艘船上吗?

    想到此,方奇拿起了手机,可是手机拿起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虽然身为辖区探长,可现在竟然连一个人也调派不过来!

    现在的侦探局全体出动,几乎所有的探员,都去白羊山围捕罪大恶极去了,只剩下了自己这个光杆司令!

    嗯……好吧……

    方奇叹息了一声,当场决定,还是自己先把这艘船检查一下再说吧!

    如果能够确定,这艘船真的跟绑架案有关,那么再想办法调人过来也好!

    万一错了,也不至于落个难堪。

    想到此,方奇对宝珠说道:“宝珠,我先下去看看,你不要轻举妄动,咱们的判断不一定是对的!”

    “哦……嗯……”看到方奇要走,宝珠忽然拽住了方奇的胳膊,小声地说道,“探长,如果下面真有问题,肯定不好进去的!

    “这样吧,”宝珠指了指自己的魔术师打扮,“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如果发现了问题,咱们就说走错路了……

    “喏……”说着,她还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标有工作人员的胸卡,递给方奇,“您戴着这个吧!”

    “嗯……这个嘛……”

    方奇也知道任务危险,不应该带着这位小姑娘,可是,宝珠说得也在理,他现在只是进去调查,的确需要一个合适的身份作为掩护。

    “那……好吧!”方奇答应,然后嘱咐,“进去之后,咱们见机行事,千万小心!”

    说完,方奇转身欲走,可宝珠居然又拉住了他。

    “干嘛?”方奇不解。

    “方探长,”宝珠压低声音说道,“我们都是演出人员,你这样的打扮不太像啊!”

    “这……”方奇咧嘴,“那你想怎么样?”

    “喏……”宝珠指了一下远处的道具箱,出主意道,“我们那里还有很多演出服呢,你挑一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