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

    方奇在心里琢磨,这个人说的还挺有道理。

    既然歹徒6年前抢走了宝船上价值连城的珍宝,那么不管去哪里销赃,也不应该回到鲸城才对啊?

    歹徒们这么做,会是为了什么呢?

    想到此,方奇忽然想起《狄仁杰》里面的台词,当即轻咳一声,语重心长地冲此人问道:“那这位探员,你怎么看?”

    “瞧您说的,不用这么见外吧?您不是一直叫我小龙吗?呵呵呵……”小探员憨憨一笑,这才说道,“探长啊,既然您让我说,那我可就说了!”

    “说吧!”方奇在心里催促,磨叽个鬼啊你!

    “我觉得,歹徒之所以回到鲸城销赃,无非只有三个原因!”小龙竖起一根手指,“第一,歹徒们当年并没有带走全部赃物,有一部分藏到了鲸城!

    “现在,他们重新回来取走赃物,或许是想要做个顺手买卖,把这些宝物出手,结果被我们发现了!

    “第二,”他又伸出第二根手指,“歹徒们比较傲娇,这是回来炫耀,想要借此来嘲笑我们侦探局的无能!”

    “那……”方奇扬起眉毛,“第三呢?”

    “第三,”小龙竖起第三根手指,然后压低声音说道,“这伙儿歹徒可能又要有新的动作!

    “探长大人,我们得好好查查这个案子,您已经吃过一次大亏,这一次,可不能再让他们得逞了啊!”

    哦……

    通过此人这番一分析,方奇又明白了不少东西。

    没想到,宝船赃物的重现江湖,还牵连着如此多的隐情。

    如果这一次,自己再处理不好,恐怕,连现在这个辖区探长也很难保住了吧?

    “嗯……”小龙看了看不动声色的方奇,说道,“探长,鱼肉火烧要趁热吃,我就不打扰您了,您快点儿吃吧!”

    “嗯……”方奇嗯了一声,小龙这才再次打了一个敬礼,退出了办公室。

    此时,方奇再也无心吃饭了,前世的他最擅长的就是编写侦探故事。没想到,自己刚来到这个崭新的都市里,便碰上了这么一起大案。

    案子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于是,他翻开了那份资料,认真查看了起来。

    结果,案子没有看完,他却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围捕非法交易发生在清晨,可是,当他穿越过来的时候,却已经到了中午,中间差了将近6个小时!

    那么……这6个小时的时间,那位方探长干什么去了?

    或者说,是自己干什么去了?

    清楚套路的方奇知道,一般穿越附身,宿主多半是发生了死亡。

    难道……原来的方探长……已经死了!?

    怎么死的?

    是因为那个火族人吗?

    可是……如果是被火族人杀死了,为什么钱还在呢?

    还有,方奇查看了一下鲸城地图,发现鱼花海鲜市场位于北城,而自己穿越过来的那个公园却在南城,彼此之间相距足足100公里!

    这么远的距离,那位方探长又都经历了什么?

    啧啧……

    方奇眉头皱起,越发感觉,自己的穿越好像有点儿不太对劲儿,好像透出了某种阴谋的味道。

    不行……

    方奇暗暗下定决心,自己必须得好好查查这件事,搞清楚穿越之前,那位方探长到底都遭遇了什么?

    他是因为追击火族人而失踪的,那么在这6个小时和100公里之内,必然发生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事情,才造成了自己的穿越。

    而且,因为事关自己的穿越,这件事恐怕只能自己一个人去调查,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方奇隐隐觉得,如果能够找到自己穿越的原因,或许就能揭开宝船大劫案的真相。

    如果抓住那些劫匪,那自己岂不是立下了大功一件?是不是,就能恢复总探长的职位了?

    方奇臆想了几分钟,这才拿起那个鱼肉火烧开吃。

    别说,鱼肉火烧还真的挺好吃,那鱼肉又香又脆,里面还添加了很多有着果味清香的佐料,以及一些新鲜蔬菜,嚼起来特别脆爽。

    他一边吃,一边查看电脑,搜集跟方探长相关的信息。

    很快,他便找到了一份探员档案,打开之后,所有探员的资料全都一目了然。

    原来,刚才那位油头滑脑的小探员名字叫做龙小阳,怪不得让自己管他叫小龙呢!

    方奇知道,如果自己想要掌控命运,实现理想,那就必须得尽快融入这个新的环境和新的集体。

    于是,他开始努力记忆,把那些探员的名字逐个默记于心……

    等到记完了信息,他见距离开会还有一些时间,便又把逆镜莲花从网上搜索了一下。

    结果,网上没有出现任何相关资料。

    由此看来,自己脑中的这朵逆镜莲花,应该是独一无二的,抽时间,自己也得好好研究一下才行。

    没多久,开会的时间到了,崔耀赶过来提醒方奇,二人一起来到了会议室。

    方奇本以为自己是侦探局的探长,应该坐在会议室最中间的位置上,可没想到,他进去的时候,那个位置上,竟然已经坐着一个人!

    此人身穿侦探局的制服,梳着一个大背头,头发上打满了发蜡,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模仿赌神!

    他的年纪看着在四五十岁的样子,但是因为修炼灵力的缘故,仅凭外表无法确定。

    “嗯……”看到这个人占了c位,方奇赶紧一拉崔耀,小声问了一句,“这人是谁啊?”

    “您别开玩笑了,”崔耀吓了一跳,“这是总局的雷探长啊!您的顶头上司!”

    “哦?总局的?”方奇纳闷,“总局的人,为什么会来?”

    “嗯……”崔耀赶紧小声回答,“探长,出了这么大的事,上面能不来人吗?宝船案不仅仅是咱们辖区的案子啊!”

    哦……

    方奇这才领悟,宝船大劫案事关重大,作为鲸城侦探总局,自然要出面干预。

    “哈哈哈……方探长,好久不见了啊!”这时,那位雷探长看到了方奇,虽然脸上嘻嘻哈哈地打着招呼,却傲慢地坐在椅子上,并未挪动地方。

    “哦……”方奇不明情况,还是迎上前去,有礼貌地打了个招呼,“雷探长,你好!”

    “呦?”看到方奇如此客气,雷探长明显有些意外,当即翘起二郎腿,仰头笑道,“方探长,你的气色不错嘛!看来,你已经在这小小的辖区待习惯了吧?”

    “嗯……”方奇听出了对方的话里有刺,当即问道,“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哈哈……”雷探长讪笑出声,“一次再普通不过的抓捕行动,竟然被你办成这样,你这个辖区探长,是不是也不想当了啊?”

    “你……”方奇这才听明白,感情此人是来兴师问罪的!

    “你可是4环灵师,竟然还能让嫌犯跑掉!”雷探长唾沫横飞,趾高气昂,“说出去就不怕丢人吗?”

    啊?

    方奇惊讶,看来,自己的确是个4环灵师……

    “这下可好,你把人放跑了,”雷探长还在大发牢骚,“让我们失去了最好的反击机会。更重要的是,人一跑,那帮匪徒便有了防备,以后可就更不好抓了!

    “说不定,现在早就跑路了,这样的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雷探长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分明就是针对方奇。

    可是,这些话听到方奇耳中之后,却让方奇眼睛放光,兴奋异常。

    因为,他突然发现,就在雷探长对他横加指责的时候,他脑中的那朵逆镜莲花,竟然有了动静。

    但见其中一片黯淡的逆转花瓣,竟然好像充电一般,正在缓缓点亮,眨眼已经亮起了三分之一的样子!

    我靠!

    看到这个神奇的状况,方奇突然领悟,难道……只要自己挨骂,就能将逆转花瓣点亮!?

    这也……太奇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