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探长,我们也不知道,这次非法交易里面,会出现宝船大劫案的赃物!”崔耀向雷探长解释道,“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会第一时间上报给总局知晓的!

    “那个火族人的出现也实属意外,当时我们全都在场,如果没有方探长挺身而出,恐怕连赃款都追不回来!”

    “是啊,”旁边有另一位高级探员附和,“那个火族人的灵力修为,至少在3环以上,这种实力就算不是方探长的对手,逃跑也是没有问题的!”

    “哼!”雷探长没好气地瞥了崔耀等人一眼,转回头冲方奇说道,“方探长,你是怎么管教你的手下的?这么没大没小吗?

    “怪不得,你们辖区最近的破案率一直上不去呢!

    “我不管什么原因,既然你们放走了和宝船案相关的疑犯,那么你现在就必须得给我一个交代!”

    说完之后,雷探长眯起眼睛盯着方奇,那意思,显然是在等待着方奇的辩解。

    然而,方奇却眨着神采奕奕的大眼睛,萌萌地看着雷探长,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满脸的兴奋之色。

    “嗯……”雷探长愣了一下,又补充道,“要不然,上面责怪下来,我也好替你解释一下……嗯……”

    在方奇奇葩怪异的注视下,雷探长已然没了脾气,只好喝了一句:“你……你看着我干什么?说话啊你?”

    “继续……继续……”方奇特别认真地说道,“雷探长,请你继续骂我好不好?”

    我倒……

    方奇的雷人表现,顿时惊得探员们张口结舌。

    而这个时候,雷探长的汗都下来了,他也没有想到,方奇竟然没按套路出牌。

    “你……你是不是有毛病啊?”雷探长咬着牙骂道,“你瞎贫气什么?你是不是连这个辖区探长也不想当了?”

    “对,对对对……”方奇瞅着脑中正在快速点亮的逆转花瓣,赶紧催促道,“加油啊雷探长,继续骂!骂得越痛快越好!我拜托你,能不能带点脏字出来?”

    我再倒……

    看到方奇一副贱萌欠扁的模样,探员们好像被什么东西烧糊了一般。

    结果,方奇越是这样催促,那雷探长就越骂不下去了,好似拳打棉花,无处发力,只好闭上了嘴。

    “哎?别介啊?”方奇着急,“您就当疼我了,再多骂几句吧!拿出您的实力!”

    “你……”雷探长又愣了一下,只以为方奇是在讽刺自己,当即气得呼呼直喘,胸口起伏,却是再也不说一句。

    啧啧……

    方奇咂嘴,眼瞅着一朵逆转花瓣就要点亮,他却闭嘴了,这可怎么办呢?

    要不然……

    方奇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急忙凑到雷探长的跟前,极为恭敬地喊了一句:“老混蛋,你还敢骂我吗?”

    唰……

    随着“老混蛋”三个字出口,会议室顿时如坠冰窖,探员们全都吓坏了!

    “你!?”雷探长气得快要从座位上蹦起来,指着方奇破口大骂,“混蛋,你忘了你是什么出身了吗?

    “你敢辱骂长官!信不信,我现在就跟上级打报告,把你给撤了?你这样的人,就适合去守边防要塞,根本不适合当什么侦探……”

    完了……

    方奇突然发现,尽管雷探长正在破口大骂,可是那朵逆转莲花却反应不大。

    由此看来,自己找来的挨骂,根本不算!

    这可不好玩儿了,如果不能去招惹人,那谁有闲情逸致会对着自己骂街玩儿呢?

    “我早就说过,土匪永远是土匪,就算穿上了制服,也脱不开那一身匪气!”雷探长仍在大发雷霆,“这是你一辈子撇不开的污点!总探长沦落到这个地步,你都没有一点羞耻感吗?

    “我要是你,我早就引咎辞职了,你的脸皮也真够厚的!”

    哦?

    方奇皱眉,听雷探长这意思,自己居然还有污点,什么叫一身匪气?自己不是军伍出身吗?难道以前还当过土匪?

    不过,看着雷探长如此打压自己,他已经开始琢磨,是不是,应该使用最后一片逆转花瓣了?

    他非常期待,使用之后,会发生怎样的逆转?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现在仅仅剩下了最后一片逆转花瓣,如果冒然使用,一旦再发生重要事件,可就彻底没辙了。

    所以,还是省着点儿用吧。

    于是,方奇赶紧上前,冲那雷探长笑道:“哎呀,雷探长啊,您生这么大的气做什么?

    “我没有骂您啊?我刚才说您‘骂得对’,您怎么还听成‘老混蛋’了呢?误会,误会啊……呵呵呵……”

    方奇的尬笑,让雷探长张牙舞爪,却又无从下手。

    “我哪敢骂您呀!呵呵呵……”方奇常年编写剧本游历社会,精通厚黑学,应付这点小事还是游刃有余,当即继续劝道,“我刚才是在真心求骂呢!

    “您骂人骂的,那听到心里就那么舒服,让我意犹未尽,流连忘返呐……”

    “你……你……”雷探长气得嘴唇发紫,当即一拍桌子,站起来冲方奇吼道,“你别跟我耍贫嘴,我告诉你,宝船赃物是从你们辖区出现的,人也是从你们手里溜走的。

    “说别的都没有用,我限你在一个月之内,把宝船案的真相查清楚,抓住那些嚣张的劫匪!

    “如果完不成,那你这个辖区探长,也就干到头了!哼!”

    说完,雷探长冷哼一声,竟然甩袖离去……

    哇!?

    噢耶!

    谁知,雷探长前脚还没踏出办公室,方奇却发出了兴奋的惊呼声,甚至还做了一个单臂握拳的庆祝动作。

    因为,他忽然发现,雷探长最后给他的这句,竟然唰地点亮了那片逆转花瓣!

    “嗯?”雷探长转回头瞥了方奇一眼,然后摇头叹息道,“唉……这家伙的脸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了……”

    等到雷探长彻底离开之后,探员们赶紧围了过来。

    “探长,”崔耀担忧地说道,“一个月,这怎么可以呢?雷探长分明是在刁难你啊!”

    “是啊,”龙小阳说道,“宝船大劫案是北方第一大案,全国派出了多少高手调查,都没有查出线索!

    “我们一个小小的辖区侦探局,怎么可能搞定呢?”

    “方探长,”一位上了年纪的老探员出主意道,“我看,您还是跟上面反映反映去吧?雷探长摆明了是公报私仇嘛!”

    “没关系,没关系!”谁知,方奇却是毫不在意,当即一屁股坐在了刚才雷探长的位置上,对众探员说道,“不就是宝船案嘛,给他们破了就是了!

    “来来来……都别愣着,现在开会吧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