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黛秀似乎恢复的不错,精神头挺好的,只不过年已过七十,年纪大了,腿脚不灵便,同时爱叨叨。

    大概十分钟后,萧峰洗了个澡,披上浴袍,刚到卧室吹头发的时候,卧室的房门响了下。

    “咚咚。”

    萧峰一愣间,抬头朝着房门看去。

    卧室的房门并没有关,敲门声音响了两下后,门就打开了。

    随后萧峰就看见两个年轻女景在萧月玲的陪同下,站在房门口,正等待着萧峰。

    两女景脸上挂着微笑,手头拿着文件和笔,态度和善。

    而两女警旁边的萧月玲此刻脸色就很不自然了,嘴角挂着很勉强的笑意,她一个劲地冲萧峰使眼色,示意后者赶紧跑!

    萧峰没半点惊慌之色,淡然地冲女警一笑,问道,“两位景官,深夜造访有何公干啊?”

    闻言,左边的一个女警捋了捋发梢,微笑着看着萧峰,说道,“萧总,大和集团尚还有些经济纠纷,有几个问题想请您跟我们回局里,协助调查。”

    “协助调查啊?”萧峰微笑着说着,从容地往前两步,走到衣柜边上,一只手伸进衣柜里。

    在衣柜里,萧峰之前地风衣还没来得及洗,尚挂在衣架上,而在风衣的兜里,有一把微冲。

    女景浅笑道,“是的,这是我的工作,同时也关乎萧总您的利益,希望您能配合。”

    “嗯,有协查通报吗?”

    萧峰脸上笑容未变半分,而右手却已经伸进衣柜的风衣的兜里,攥住了微冲。

    “阿峰?阿峰?”之前在阳台上吹风的萧峰的妈羊黛秀拄着拐杖步履蹒跚地挤进房间内,皱眉瞪着萧峰,“阿峰,你咋回事啊?景察都找到家里来了?”

    看见年迈的妈过来,萧峰浑身一震,忽然间,眼睛莫名的有点红了,他深吸一口气,松开藏在衣柜里地攥着微冲的右手,冲妈展颜一笑,说道,“妈,没事儿,就公司里有点事儿,请我回去协查,我晚点就回来。”

    说话间,萧峰拿起衣柜里的另一套西装,披在身上,冲女景说道,“稍等一会,我换个衣服跟你们走。”

    …两分钟后,萧峰跟着俩女景走出房间。

    刚出大门,萧峰双手就被手铐铐住了。

    而B栋对面,在萧峰家楼下,是一台台,起码有七八台印着“景察”“特景”之类LOGO的景车。

    景车旁边,是一名名荷枪实弹的全副武装的特景。

    萧峰对门口出现这么多景察没有一点的意外,他脸色平静,腰很直,当走下最后一阶楼梯的时候,萧峰转过身,目光通红地望着亮着灯的家的窗户,伫立两秒后,深深的九十度一鞠躬。

    萧峰家内。

    羊黛秀挣脱着想要推开硬拉着自己的萧月玲,一脸不悦地说道,“月玲,你拉着我干啥?这楼下好像来了好多人,兴许是来抓贼了,你让我过去看看。”

    萧月玲死死箍住妈,眼泪无声的流,她哽咽说道,“妈别去了,没啥好去的,早点睡吧,我在这等哥回来。”

    “行行行,早点睡。”羊黛秀拗不过女儿,她使劲掰开女儿的手,说道,“你放开,阳台上还有两盆多肉,我得去浇浇水,要不然渴死了,这是阿峰媳妇最喜欢的两盘多肉。”

    萧月玲见妈并没有怀疑,也就放松了些警惕。

    “嘚嘚!”

    羊黛秀拄着拐杖,蹒跚着往阳台走,快到阳台的时候,她突然加快脚步,冲到阳台上,浑浊的眼睛正好看到楼下萧峰被一大群特景押解着上车的场景。

    “儿啊!!”羊黛秀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句,下一秒突然眼前一黑,直挺挺地昏倒在地。

    …与之同时,张军驾驶着迈巴赫刚好开到牡丹花园小区门口。

    “嘎吱!”

    迈巴赫停滞,萧峰坐在车内,双目通红地望着那明显已经办完事儿了的,正往小区门口驶来的景车。

    “下车!”

    张军猛的砸了下方向盘,招呼金刚一声,随后下了车,伫立在迈巴赫车旁,点了支烟,目送着缓缓驶来的巡捕车。

    而金刚也是默默现在张军身边,表情沉重。

    几秒钟后,领头的巡捕车内,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顾青眼光一瞥,就看见了路边的张军,随后他冷冷一笑。

    “先停车!”

    顾青吩咐一声,随后拉开车门跳下车。

    “咣咣!”

    顾青一下车,后面的景车也停滞,车门弹开,一个个特景持抢下车。

    张军冷漠扫视顾青一眼,身子一动未动,目光在一台台景车上游弋着搜寻着萧峰的所在。

    顾青背着手,嘴角噙着冷笑,来到张军身边,不阴不阳地盯着张军说道,“这不是张总啊?呵呵,大晚上的,来给朋友送行啊?”

    张军像是才看见顾青似的,冷眼问道,“你哪位啊?我认识你吗?”

    顾青脸色有点难看,“张军!再大的老板,在这块土地上,你还得归我管!你得认清身份!信不信我直接抓你进去??”

    萧峰瞥了他一眼,抽着烟,没吭声。

    顾青脸色阴沉,目光一眨没眨地盯着张军,“把烟灭了!”

    张军扫视一眼站在顾青身后地众巡捕,没吭声。

    顾青提高了音量,冲张军喝道,“我再说一次,把烟灭了!”

    “唰”

    张军深吸一口,把烟丢在地上,神情从容地碾灭了烟头。

    见状,顾青脸色稍稍缓和。

    “叭!”

    而下一秒,张军当着顾青和众巡捕的面,动作从容地从烟盒内掏出一支大中.华,点上了。

    顾青脸色阴沉似水,目光虚眯着盯着张军。

    “呼~”

    张军猛吸一口,一口烟喷出来,全喷在顾青脸上。

    顾青额头青筋都冒出来了,他双目像是要喷火似的盯着张军,低吼道,“张军!你就记住了!早晚有一天!我亲手抓你!”

    张军再吸一口烟,然后随手将才抽了三分之一不到的香烟丢在路边,转身就往车里走。

    快上车的时候,张军拉开车门,转过身,右手食指遥指着顾青,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等着你抓我进去!”